" target="_blank">
文化藝術
 
  • 郭廣昌:解決問題是一種享受
  • 編者按

    集團年中工作會議深入分析了當前麵臨形勢,我國經濟增速連續放緩,穩增長壓力不斷加大,且企業自身麵臨資產結構優化、改革深化落地、科技創新突破等眾多難題。隻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困難麵前信心比黃金更重要。今日全文轉發《企業觀察報》8月1日刊登的《郭廣昌:解決問題是一種享受》一文,係統學習如何正確麵對困難、如何穿越困難周期、如何在困難中發現機會、如何更好地做強企業,從中得到有益啟示。敬請關注。

    要做到4個“捫心自問”

    前幾年,我們每年都說困難、“年年難過”,實際上還是“年年過”。但這個冬天,我感覺有些不一樣。

    尤其2019年很多企業家朋友都出了問題,而且不是小企業,有些企業很不錯,甚至是上百億市值的上市公司。

    我就在想:到底怎麽了?這麽多年來,我們一直說要改變自己,那我們改變了多少呢?

    作為我們自己,現在必須要做的一件事是反省、是捫心自問。現在我們必須認真想想我們遇到的問題是什麽。

    以下這4個問題,是這幾年我一直在捫心自問的。

    第一問:我們到底花了多少時間在客戶身上?花了多少時間在了解自己的產品上?花了多少時間在提升產品服務上?

    每個董事長,首先應該是自己公司的首席產品體驗官。產品好不好,客戶滿意不滿意,我們自己應該是最了解的。

    但這種了解絕不能依靠你的喜好和直覺,你需要花更多的時間跟客戶溝通。尤其是產品銷量不好,市場競爭又激烈,你就特別需要更用心地體會產品。

    現在,我花時間最多的就是研究產品。經過這段時間的研究,我基本認為要造好產品,方法大致有兩種:一種是做平台,但是能做成像阿裏、騰訊這樣大平台的企業畢竟是少數。第二就是花更多的時間去琢磨怎麽做好產品。

    但如果做產品,我必須要強調一點:我們一定要做精品,一定要千錘百煉,一定要為客戶創造價值。

    第二問:我們花了多少錢在研發上?花了多少時間在學習新的業態上?花了多少時間在感受新的趨勢和方向上?

    我相信,現在大家都很重視移動互聯網。但我想問:我們的製造企業,有多少人真正懂得了移動互聯網?移動互聯網隻是在網上賣東西嗎?

    所以說,我們千萬不能因為取得了成績,就不學習了。永遠隻有比別人學得更快,我們才能比別人走得更好、更遠。

    現在客戶的需求變化非常快,我們也進入了一個科技研發快速轉化為成果的時代。在這樣的時代,技術的進步、產業的進步、市場邏輯的進步,逼著我們不斷學習。

    同時,一定要重視科技研發和創新。很多出問題的企業,雖然他們的公司已經很大,但總體感覺他們生產的大部分產品還是同質化、低科技的產品,而且他們以前一直是靠低毛利來不斷擴大銷量的。

    但這個時代變化太快了,很可能你生產出來的不是產品,直接就是庫存。所以,現在尤其要用科技創新來引領。

    第三問:我們花了多少精力在組織升級和人才培養上?我們花了多少精力在引進高級人才上?花了多少精力在年輕人身上?我們有沒有在90後、00後身上學到什麽?

    組織、人才,絕對是一家企業最核心的資產。因為所有的事都需要對的人去實現。而且根據市場的發展和變化,我們的組織需要不斷升級,企業的人才要不斷“換倉”。

    我們一定要吸收具備高能級、更在狀態、更渴望成功的人。大家都有自己的團隊,但我們花了多少精力在團隊的升級上?

    我舉個例子。複星的狼隊從英冠踢到了英超。但我突然發覺,英冠雖然踢得好,但是到英超以後,碰到了很多問題。為什麽?因為英超對球員的素質要求和英冠是不一樣的。現在中國經濟不管跟美國發生什麽,都是一個比較長期且難以解決的問題。

    但不管怎麽解決,中國經濟已經在參與全球競爭了,客觀上我們已經在踢“世界杯”了。這個時候,你的人才還是停留在原來的狀態,不出問題不是很奇怪嗎?

    第四問:我們到底願意不願意慢下來,去做點慢的事情?

    改革開放40多年,中國速度是大家津津樂道的,什麽都發展得很快。這讓我們已經習慣了快。但你要知道,自己該做什麽,你有沒有沉下心來做你該做的事呢?

    我們很多企業家,我對他們做事的風格有一種感覺,就是All in,就是“賭”。這個“賭”不是說去賭場,而是說做企業很有“賭”性。

    之前的40年,因為整個市場在發展,一俊遮百醜,你很大概率賭成功了。但你千萬不能把經濟的大勢當作你自己的能力,如果市場不好了,會怎麽樣?All in一下會很爽,但之後呢?

    我相信我們真的要沉下心,做對的事情,做難的事情,做需要時間積累的事情。

    堅持做難而正確的事

    從1992年創業開始,複星一路走來,中間經曆了很多個中國的經濟周期、世界的經濟周期。

    但總的來說,因為改革開放,我們經曆了一個快速發展的向上周期,這非常寶貴。但是,我們一樣會迎來冬天,且可能會更寒冷,這也是我們必須穿越的周期。

    所以一路走來,我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有那麽多周期,有那麽多問題,人會疲勞,技術會落後,市場會變化,如何穿越?如何讓一個企業更好地成長?

    其實所謂周期,無非以下幾個:

    宏觀經濟周期。宏觀的東西你改變不了,隻能去應對。你不能說我要改變股票市場,我要去改變產業政策,這是你做不到的。

    我們能改變的是什麽?能改變的是自己——也就是企業周期。企業周期後麵是人的周期。你是不是還處於企業家該有的狀態?所以我覺得,對外的東西你隻能去應對,對內你要把自己變得更強。

    任何一家企業都活在周期當中,有時候我們會忘了這一點,就像一個股市到了6000點的時候,可能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巴菲特,都可以總結出來我該怎麽去投資。

    但是等股市跌到2000點的時候,每個人都覺得是政策不好、別人的問題。但其實,這種周期的變化都是正常的。我們要學會適應這種變化。

    1.逆周期——順勢而為。

    怎麽去應對周期?我覺得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學會逆周期。

    雖然在別人眼中,逆周期是不正常的,就像別人都不感冒,你卻感冒了,但其實逆周期不過是順勢而為、順常識而為。

    有時候會感冒的人,才會更加懂得在天冷的時候戴一條圍巾、穿一件外套。而往往自以為比別人健康的人,可能連體檢都不做,卻在大病麵前束手無策。

    比如在麵對宏觀經濟周期上,複星有句話叫“站在價值的地板上,與周期共舞”,就是你永遠別忘了你其實是在地板上,你要腳踏實地,你不要看到別人飛的時候你也飛起來。

    更重要的是企業本身在發展過程當中,你怎樣在寒冬沒到來之前做準備?

    在這點上,當這個世界真的發生巨大變化的時候,你說你要改變,肯定是來不及了。所以逆周期的關鍵是你每天怎麽做,是不是每天都為應對未來的變化做了準備。

    從周期上看,一個月能成功的事情,大家都能做;一年能成功的事情,做的人會少一些;要五年才能成功的事情,願意做的人就更少了;如果做一件事情要十年才能成功,基本上就沒人跟你競爭了。

    所以你到底要跟誰競爭?你到底想要做什麽樣的事?這是最重要的。

    2.做對的事,做難的事,做需要時間積累的事。

    在複星,我經常跟大家說的一句話就是“做對的事,做難的事,做需要時間積累的事”,這樣你才能穿越周期,才沒人跟你競爭。

    否則誰都能做的事情,你說你做得比別人好,我看很難,因為絕大部分人的智力水平都差不多,而中國的競爭又特別激烈,隻要你想做的別人都可以做。你這裏開個店,做好了,對麵馬上又開一個出來跟你競爭。

    雖然看上去時代變化很快,但是背後其實是一個細活、精活、需要長期積累的活的時代。

    所以在這個高速發展的時代,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科技創新。

    我的切身感受就是,複星是從生物醫藥起步的,但是最初我們更多的是做仿製藥。直到15年前,我們提出要做創新藥。後來經過屢戰屢敗、屢敗屢戰,才有了今天的複宏漢霖、複創醫藥等創新平台。

    我們也在持續加大科創投入,為創新發展提供了硬核支撐。2021年,集團科創總投入達89億元。

    無論是複宏漢霖逐步打開國際市場,還是奕凱達穩步推進商業化,從根本上說,都是市場對複星長期堅持創新研發投入的認可與回饋。

    所以,我們今天還能夠在競爭中有優勢,靠的就是技術和創新。就像冬天很冷,你說你很勇敢、很拚命,但其實光靠練太極拳是沒有用的,還是要有過冬的棉襖、過冬的裝備。

    3.活得更久才能活得更好。

    穿越周期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穿越資本的周期。我們辦企業的很清楚一點,就是你的現金流、你的資本就像你的血液一樣,如果被抽幹了,這家企業就死了。所以我們想要活得更久,就必須要順應資本的周期。

    順應資本的周期,並不是說讓我們去追逐資本。資本是為產業服務的,隻是在有機會的時候,為什麽不借力資本的力量把我們的產業發展得更好呢?

    當然,我一直跟大家說,活著比什麽都重要。你穿過周期了,發現自己竟然領先了,原來競爭對手在過程中已經死掉了一大半。

    所以要活著。怎麽活著?比如在融資方麵,複星就擁有在全球資本市場上通過發行債券、首次公開募股等方式融資的能力。為什麽要這麽做?從資本的角度來說,就是多點現金、多個渠道、多種融資的方式。

    這在圍棋上來講叫多個眼,多個眼你就可能多口氣,你就比別人多活一天,多活一天你就比別人多點競爭的能力。所以有時候不要隻想到跑得更快,而要想到活得更長。

    有一句經常講的話,就是“新司機越開越快,老司機越開越慢”。新司機剛開始開車,很喜歡開快車。

    但是大家必須知道,車開太快了都要翻車的。所以我從來不羨慕那些通過高負債實現快發展的企業,它們看上去勢不可當,但真的是“勇氣可嘉”。

    但是我們也時刻提醒自己,老司機不能開得太慢,不能停下腳步。我們還是要關注新的變化、新的業態,我們還是要做好穿越周期的準備。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在困難中發現機會

    我們看到困難的同時,更要看到機會。多年來,浙商總是在不好的情況下找到機會。從這個角度來說,我覺得未來的機會比困難更多。

    第一個機會:中國緊密的區域經濟發展將創造很多機會。

    中國市場不僅夠大,還是一個高度緊密結合的市場,這在全球都找不到。我們因為高鐵、互聯網,把整個中國聯係在一起。

    因為這些技術,中國的區域一體化會不斷加速,包括長江三角洲地區、粵港澳大灣區等,未來有可能超越日本的經濟體量。

    第二個機會:中國消費升級還有巨大空間。

    大家不要覺得增速變慢了,中國的消費市場就不行了。因為對於消費者來說,沒有最好的產品,隻有更好的產品。

    例如,三亞旅遊行業最近也遇到了很大壓力,但是複星的亞特蘭蒂斯酒店依然逆勢而上、強勁增長,2019年上半年帶動了整個海棠灣酒店營業額增長41.1%。所以包括時尚產業、體育產業、旅遊產業等,都還有很大的消費升級空間。

    第三個機會:產業互聯網帶來產業升級的機會。

    現在不要再想做一個大的電商平台了,互聯網紅利已經快結束了。但是產業互聯網所帶來的用戶直連製造變革才剛剛開始。

    包括智慧零售、供應鏈等,我們都可以通過互聯網、大數據等新技術進行巨大改變。

    第四個機會:全球化的新方向、新機會。

    改革開放初期,老一輩浙商是從做小商品買賣、雞毛換糖開始的,去的都是最艱苦的地方,幹的都是最艱苦的活兒。

    那麽,如果歐美市場飽和了,增長不夠快了,我們為什麽不去印度或者非洲的國家呢?這些快速發展的市場,還有大量的機會和空間。

    比如,複星國際以“中國+全球雙輪驅動”的核心布局展示了獨特的戰略打法。在核心業務製藥領域,複星醫藥早在2009年便開始布局創新研發,2020年年初升級設立全球研發中心,加快全球研發步伐。

    複星醫藥產業在2022年獲得藥品專利池組織許可,向全球簽約地區的中低收入國家供應默沙東新冠口服藥和輝瑞新冠口服藥,這將提高世界上中低收入國家或地區使用新冠藥物的可及性和負擔,從而為全球抗擊傳染病作出貢獻,挽救更多生命。

    再比如在智能製造板塊,複星旗下的南鋼股份打造了海外原材料生產基地,推進印尼焦炭項目建設,使海外產業布局從“0”突破到“1”。


    • 人民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央廣網
    • 中新網
    • 中青網
    • 鳳凰網
    • 大河網
    • 人民網河南頻道
    • 新華網河南頻道
    • 中國煤炭網
    • 中國安全生產網
    • 中化新網
    • 中國礦業網
    • 集團黨建信息網
    • 集團人事培訓網
    • 平煤股份
    • 神馬股份
    • 易成新能
    • 平職學院
    • 總醫院
    • 救護大隊
    • 中平信息
    • 供水分公司
    • 建工集團
    • 建井一處
    • 天昊公司
    • 物資公司
    • 開封炭素
    • 平煤隆基